执业 20 年的婚姻律师:对你的伴侣做一种「明智之举」

2020-07-11 483人围观 ,发现81个评论
执业 20 年的婚姻律师:对你的伴侣做一种「明智之举」

你不需要来个信念大跳跃也能明白,完全的坦率不只使离婚过程较容易,也能让人享有更健康的关係。在我的专业生涯中,缺乏坦率就等于鸣鼓预示婚姻灾难的将至,所以我认为 夫妻想维持健康的关係,秉持过度诚实的态度才是明智之举 。

方法就姑且称之为「现在就按下传送键」吧。这是个承诺,你要承诺会用特定的做法保持夫妻之间彻底的诚实。

如果伴侣在白天做了某件即使只是让你有一点困扰的事,你在两个小时或几分钟内,就该为那件事打一封电子邮件或传简讯给对方。 不要自我审查,不要执迷地一再阅读你的电子邮件或简讯。身为人类,你跟大部分人一样有讨好别人的倾向,但你要违反这种本能,按下传送键就对了。立时,立地。

现在就按下传送键。这和年轻时约某人出去的情况恰好相反,但一样可怕,也同样具有潜在的回馈。

你要让伴侣知道你的感受,真实的感受,不要拖延。 不要过滤你的感受,不要评估、质疑、合理化,到最后埋了它。 如果你有感觉,那就是有感觉,不是吗?这样一来,「从现在起,我真的宁可你的西班牙冷汤不放香菜」,不会在五个小时或两週后变成:「你不知道也不关心我喜欢什幺。你知道怎样吗?我从来没喜欢过你老妈!」

请你的伴侣反过来也对你做一样的事。 坚持下去,并做好接受的心理準备。

这是在小问题扩大前立即因应和解决的方法。它说的是:「这就是我现在的感受。」你可以在电子邮件或简讯里表达你的感受,或者打电话也好。

我主张用电子邮件,是因为它让收件人得以消化你传达的讯息,还能重複阅读,使得内容有机会沉澱。更好的是,你可以在主旨的部分打上「现在就按下传送键」,给伴侣一点情绪上的準备——一点事先的警告,让对方知道这是属于 「那些电子邮件」 中的一封,收件人看到后可能需要对内容做点省思,因此或许不该在和朋友吃午餐时,或準备参加重要工作会议前展信阅读。

尽量不要揣测讯息内容藏着什幺智慧,或是那股突然涌现、让你按下传送键的自我。话说出去就收不回来并不恐怖,只是令人激动。你这是在捍卫自己,同时让你们的关係更加茁壮。你有这幺做的力量,所以不要余生都在为了难过的事情生闷气。你越常传送这样的沟通讯息(你也不是一天会传送个好几次,或者每天、每週传),这个举动越会变得像是情绪肌肉的记忆(译注:「肌肉记忆 Muscle Memory」,人对一种动作重複练习多次后,肌肉会形成条件反射,那个动作就变成身体的本能反应。)

「现在就按下传送键」具体来说要怎幺做?

以下是「现在就按下传送键」的几个範例,让你了解我建议的主题类别和调性——

客户常想跟我解释他们为何会有那些感受,或者说明他们为何会有那些行为。我很感谢他们有这个渴望。不过听了大家试着解释清楚自己做过的蠢事(或是付钱请我替他们做的蠢事)后,我观察到人类有许多行动和感受就连对自己都解释不清,更别提要面对法官了。

或许这是人与人之间维持连结为何那幺複杂的一部分原因。我们若是不清楚自己要往哪里去或是很难对自己解释自己,又怎能期望为另一个人做到,或者期待他们为我们做到呢?若是连解释都没有,那要维持连结就更难上加难了,特别是在一个有太多事物(诱惑、分心)会导致关係疏离的世界。

「现在就按下传送键」是一种不用努力解释就能说出感受的方式。你感受到你感受到的,那些感受有短期也有长期的影响。透过感受,我们知道自己日常如何与配偶或伴侣产生关联。感受会衍生出创造亲密或增加隔阂的习惯,因此,我们理当于内在生命的小沉积物堆叠成一座高墙,将我们与自己还有伴侣隔离开来以前,先让自己和伴侣知道那些沉积物的存在。

对自己说谎,最危险

我不是宣称我知道这个或哪个特定问题的对策,但「现在就按下传送键」是一种方式,能让夫妻处于公平的立场,并对彼此当下的感受,以及不论大小可能导致你和伴侣产生那种感受的事物,握有同样的资讯。

最危险的,其实是我们跟自己说的谎言。未经检视的生命或许不值得活,但却难以置信地受人欢迎——至少从我的角度去看是如此。

客户很少刻意对我说谎。谁会对自己的离婚律师说谎呢?太可笑了。我受完全保密条款的约束。我听过太阳底下几乎所有形式的颠倒是非、欺瞒和骇人听闻的人类行为,也花了无数个小时试图遮掩或清理这样的行为。但大家在我面前老是说谎,主要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在说谎。 他们骗自己已经骗了太久,甚至不知道自己没有说实话。

他们对自己是怎样的爸妈说谎;他们对自己是怎样的配偶说谎;他们对自己未来能做到什幺说谎,也对什幺样的计画才合乎他们日常生活的实况说谎;他们对自己的财务前景和未来能否因应的义务说谎;他们谎称别人对他们说了些什幺话(或至少从对自己有利的角度记住对方说了什幺话),也对自己回应时说的话(和行为)说谎。

有时,即使有录音作为对质,他们还是满口谎言。他们回想自己过去的行径时经常只有部分正确——这是委婉之词,实际上他们说的根本是错的。

出于一些非常可以理解的人类因素,我们常对自己、他人不诚实或不完全诚实。你很难诚实表达自己,因为实话会伤人,听到别人的真心话是会痛的(当愤怒的客户泪眼朦胧地对我大喊:「你害我失去了孩子的监护权!」我能做的只有忍住不要回应:「真的吗?所以都不是你吸食海洛因的错?」)

我们想保护自己、想保护别人。我们不要是脆弱的,我们不要看起来很苛薄。我们想要让其他人——特别是亲密的伴侣——快乐而满足,也要他们觉得他们让我们快乐而满足。结果,这是一场没有人是赢家的假装游戏。

不诚实造成的伤害大过于它带来的好处。它会创造出新的、通常还更大的问题。我估计前任夫妻或爱侣的争论,有 90% 的时间,与他们正在争论的事情没有直接关係。「现在就按下传送键」的设计不是要防止争论发生,而是确定你们就事论事。这真的和他週二晚上能不能顾孩子有关吗?还是和「你为什幺耗费了我的青春」有关?这真的和培根应该煎到酥脆或仍有一点弹性时就要起锅有关吗?还是这和「为什幺你让我感觉好无能且侷促不安」有关?

许多人倾向于对真实的感受按下不表,而「现在就按下传送键」的用意,就是要克服或中和那个倾向。此外,一个不小的额外福利是, 因为毫不延迟地表达了自我,它会让你更觉得活在当下。这对维持你和伴侣双方的开诚布公是个良策。

有人说真相是一条比较简单的路,我相信。我相信那条路是由你边走边一砖一砖舖砌而成,而不是在你走了几英里后,转身看着刚走过的地方再来舖。当然更不是在你转身看着刚走过的地方,却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地、彻底地迷失的时候。

重新找回彼此爱的感觉

《放手前,试着再爱一次》

执业 20 年的婚姻律师:对你的伴侣做一种「明智之举」

这里买

不容错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