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家锺大富回归村屋作画 岩彩泛起涟漪 反思微妙世界

2020-08-01 880人围观 ,发现64个评论
艺术家锺大富回归村屋作画 岩彩泛起涟漪 反思微妙世界 锺大富(Dave)(赖俊杰摄)艺术家锺大富回归村屋作画 岩彩泛起涟漪 反思微妙世界 感受生活——锺大富说画画是把生活的感受画下来,两幅画作分别是《中大里的6月5日》(上)和《完满的旅程》(下)。在圈圈涟漪下,你看到什幺倒影?(受访者提供)艺术家锺大富回归村屋作画 岩彩泛起涟漪 反思微妙世界 璀璨岩粉——Dave的香港画室虽小,但画具及材料,放置有序。岩石磨成矿物粉的各种黄与橙、渐进变化的蓝与绿,整齐的排满架上。(赖俊杰摄)艺术家锺大富回归村屋作画 岩彩泛起涟漪 反思微妙世界 调配颜色——画笔蘸着的小色盘,放着的正是矿物粉色粉,作画时,需以动物胶调配,例如鹿胶及明胶等。(赖俊杰摄)艺术家锺大富回归村屋作画 岩彩泛起涟漪 反思微妙世界 细心思考——看着Dave把岩石颗粒,或稀薄或浓厚的细扫在画布上,令人不期然想起他的版画家背景,岩彩绘画亦如同版画富层层细节,考验创作者的观察和思考。(赖俊杰摄)艺术家锺大富回归村屋作画 岩彩泛起涟漪 反思微妙世界 艺术家锺大富回归村屋作画 岩彩泛起涟漪 反思微妙世界 艺术家锺大富回归村屋作画 岩彩泛起涟漪 反思微妙世界 艺术家锺大富回归村屋作画 岩彩泛起涟漪 反思微妙世界 艺术家锺大富回归村屋作画 岩彩泛起涟漪 反思微妙世界

岩彩对香港人很陌生,它是以岩石矿物粉作画,诸如丝绸之路上的壁画。香港有一位艺术家不仅画岩画,也把岩彩结合版画,创作独一无二。现场看画,画布上的矿物粉颗粒,画随人动,岩彩闪辉。圣诞前夕,画家锺大富轻轻诉说他回流香港,在新界小村屋作画的经历和创作生活,他说今夕细诉岩彩绘画,不是叫大家来学,而是希望更多人认识色彩浓厚的岩彩的古老与质朴、和大地的关係。

追溯锺大富(Dave)与岩彩的相遇,是上世纪80年代末的事。他当时一直沉迷版画,但在香港做不出心目中的版画,后获日本教育部奖学金前往日本修读版画。「因为是拿奖学金,不用打工,放假我会去找一名中国同学闲聊艺术,当我坐下来喝茶,他拿着画笔在画,奇怪啊,他的画笔蘸着的竟是矿物粉,这是什幺画啊?我很嚮往这种画的色彩和层次。」

日本留学发现中国岩绘美

令Dave着迷的正是岩彩绘画,但一般人都以为这是传统东洋画,没想到它源于中国,在工笔和水墨画未兴起时,唐朝以前曾盛极一时。「那时我虽然对岩彩有浓厚兴趣,但没钱学,因为在日本买岩彩太贵了。」 但岩彩如同敦煌壁画色彩璀璨颜色,一直留在他心底。古人以岩画祈福和记事,带有一份可敬意味。一别20年,他与岩画重逢已是21世纪的事。10年前他再找那名曾在日本留学的同学,开始探索岩彩绘画,在那个时空裏,Dave的画室很大,因为他已从香港移民温哥华。

「岩彩画是什幺?很简单,用岩石矿物粉画的画,就是岩彩画,而岩彩最吸引我的是颜色的特性、纯度、彩度和变化,其他物料很难达到;岩彩可以画很多层次,一层一层的,好像先画了深蓝色,再落一层薄薄的红色,蓝与红就出现一种紫的颜色,红色上我再落一种黄色,三种颜色产生微妙变化。」

时空回到香港,Dave在画岩彩画的10年后,在锺屋村窄窄长长的小画室製作岩彩年卡,卡上跳跃的猪结合了版画又贴上金箔:「现在中国有生产岩彩,便宜了很多,我才可以画得起,你看这小包红色50克就要100元。」他拿起另一包玉色般美的绿,每克4.5港元,50克就要200多元。10年前他重燃绘画岩彩的一团火,买了第一批岩彩,约1万多港元,听来很贵,但用了近10年啊,如今他画着的是新近买的第二批。

或许,我们最熟悉的岩彩,就是朱砂,平常只用作图章印泥和中药,而不知朱砂也大量用来煶炼汞和激光科技材料。

锺屋村叫人想起许愿树,也叫人想起新界过年时的金金红红。看他作画的金箔和岩彩,跟他原居民的身分有关吗?「没有关係!但兜兜转转,我仍是属于锺屋村的,我又回到这裏生活。」锺屋村前有大树和土地公公,有优雅的祠堂,村子是典型围村格局,小村屋整齐地在巷子排列。Dave住的是350呎单边3层村房子,地下是画室,楼上才是居室。大富,Dave,是全村第一个考入大学的小伙子。

他有一姊一弟,父母在大埔墟开冰室,孩子放假都要帮手,父母是典型1970、80年代克勤克俭的港人,每天由天光做到天黑,当儿子告诉父亲他考入中大念艺术系时,父亲问:「艺术是念什幺的?」「画画的!」「明白了,你念画画!你会转科吗?」

1970年代的大埔墟,还很乡土,那裏只有一位名不见经传但用心教画的教师。Dave中三时,学校没了美术科,喜欢画画的他就跟父亲说,他想学画画,冰室老闆的父亲,日捱夜捱,虽然不明白画画有什幺用,却愿意给学费。

Dave摸上大埔墟唯一的教师,这一摸,却学了5年。「老师已去世!但他是我人生的启蒙老师。上第一课,他给我一个波,一个桶,靠眼睛量度画素描,要我画到一样高,接着是打灯给我们画明暗,接着是水彩和油画,他教我如何看光暗的变化,他给我耐性的训练。我看着班裏挂起来的画,我的画逐渐超出了师兄。」

在中大的4年裏,他早上10时至晚上10时都在画室,暑假时,画室只有他一人。「我当时太投入了。少年时代竟也没想去拍拖。」他画素描、油画、木雕、版画、水彩……他认为一个艺术家一定要掌握视觉的元素、肌理、构思、物料运用、颜色变化;但他又认为艺术家已经是人间天使,艺术工作没有框框,所以从日本归来虽然一直在大学担任兼任讲师,但他也会做奇怪而能够表现能力的工作,好像有次他跑去为一家汉堡快餐店清除宣传画的签名渍,原因?「他们知我懂用很多物料,去渍能力强。」

不一样山水画获艺术双年奖

他大学毕业第二年,获香港当代艺术双年奖,是一系列名叫《现代山水》的素描作品,说的是山水,画的却是石头和金属管,石纹与金属的反光,是不一样的山水,他的作品从这裏不断延伸演变,和冷冷的艺术家不同的Dave,他待人接物是暖暖的,总是笑容满脸:「我感到无论是思维模式,写画概念,都是从中三写素描时延伸开来。」看他的作品,仍然是自然素材和嫺熟的技巧,或许只是换了不同彩料和结合手法,仍然是写他对生活的感受和社会的批判,仍然把版画在印刷后,图像在纸上左右反转的关係,带到岩彩裏,一个个以坚硬矿物质表达的涟漪,影像在无形无色的水裏倒转过来。

圣诞前夕,Dave给我们说岩彩绘画,但我们也关心涟漪表达的是什幺题材?「画的题材都很个人,我不是挑起人的情绪,我只是挑起自己的情绪,你若不看题目,看到的东西好像随风而逝,你可能看不到我心中挑起的是什幺,像六四那张,你可能只看到几只鸟在飞。在画家的世界,呈现的东西很微妙。我利用不同的视点,去观察和描绘世界,藉此反思自省。」

听过优才计划来港的画家,埋怨作画工具多,香港地方小。回流的Dave一边拿着画笔,一边蘸着矿物粉,却开怀笑说:「在加拿大,我的画室比这裏大一倍,但在这裏,香港的活力和生命力却大十倍。」太好了,好像是给香港一个美好的圣诞祝福!

■给香港的话

「当艺术家要有热情和投入,做其他事情也一样,都是要经过磨练。我在日本读版画时,九时多返画室,经过老师的工作室,他已在创作,晚上八时画室关门,我经过他的工作室,仍是亮着灯。我很感动,他教学、创作,每年有画展,着着实实地画,充满热情。」

■Profile锺大富(Dave)

画家及香港中文大学兼任讲师,教授版画和水彩。曾获香港、日本、台湾及韩国的版画奖。除版画和岩彩,也有木雕、素描及水彩等作品。新界锺屋村原居民,中三开始在最近家的大埔墟找到卢超文老师,习画5年,后考入中大修读艺术系。获奖学金前往日本读版画,1990年东京国立艺术大学版画科艺术硕士毕业。2003年与太太及子女移民温哥华,10年后回流香港,回到家族的锺屋村继续作画、教书和行山。今年9月在香港明画廊举行「天地成涟•溜镜图波」岩彩个展,展出2012至2018年创作的25幅岩彩作品,包括岩彩纸本及岩彩丝网,以涟漪贯穿不同的内容,包括生活感受及社会批判。获奖包括香港当代艺术双年展素描奖(作品于香港美术馆收藏)及第12届台湾国际版画及素描奖优秀作品。

文:朱一心编辑:廖伟龙

电邮:feature@mingpao.com

RELATED
    后记:青春无悔——笨猪仔不谈情勤学习
不容错过